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澳门博彩网
来源:网上转载

  她觊觎着阳台那边的幸福生活,以为如果她是那间房的女主人,她就会幸福。她努力地得到对面那个男人时,幸福却越离越远了。

  周坤死的那天,我在庙里吃素斋。嫁给周坤之前,我是不信命的,但如今却越来越觉得命运就是一双推波助澜的手,让我的生活变得面目全非起来。

  绿藤萝和美满的邻居

  周坤是从阳台上掉下去的,一起掉下去的,还有他种的绿藤萝。那盆绿藤萝正是开花的季节,枝繁叶茂上零星地开着小花,猩红的花心,粉白的花瓣,散落在周坤的身上,有种凄然的美。

  我从来不知道周坤这么喜欢养花,整个阳台都摆满了各式的花,这还不够,他又在阳台外搭建了一个铁架子,延伸出大片的面积,摆放他的绿藤萝。

  我说周坤你这样会影响对面邻居的采光,他们会不高兴的。他掀掀眉梢说,我打过招呼了,没事。

  我和周坤的婚姻并不美满,我们总是吵。各种各样的琐事都能引爆我们,让我们开始互相指责,推委和伤害。声嘶力竭,筋疲力尽。

  而住我们的对面的那一对夫妻就从来不争吵,从他们屋里传来的是轻柔的音乐。这让我羡慕不已,同样是夫妻,可本质的生活多么不同呀。对自己的婚姻,我就越来越来觉得灰。

  我常常会遇上他们,男的高大挺拔,女的清秀柔美,很般配的一对。他们一起去超市买菜,一起拖着手散步,脸上都是安好的表情。

  我就听见自己的叹息,在心里绕来绕去,怎么也散不开。周坤从来不会陪我去买菜,他觉得一个大男人在白菜堆里翻来翻去很掉价,他也不愿意在路上拖着我的手走,觉得是矫情。

  是我和周坤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安烁和张落茵来敲的门。他们是来劝架的,而我当着安烁的面,却不好意思粗着嗓门骂人了。我们偃旗息鼓。给安烁倒茶水的时候,我注意过了,他的手指削葱样的白净修长,那天夜里,他的手指就反复在我的面前晃荡,怎么甩也甩不开。

  我和周坤再吵的时候,他们夫妻就会过来劝架。说来也怪,他们一来,我和周坤就再也吵不起来了,倒是客气地招呼着他们,闲散地聊起天来。

  再后来,周坤和张落茵会在各自的阳台上打招呼,她说,你的绿藤萝长得真好。他说,如果你愿意,我把花架子搭到你们阳台上,这样绿藤萝也长到你们那边了。

  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第三者

  周坤的葬礼,安烁和张落茵帮了我不少。

  我冷冷地看着镜框里的周坤,并无多少伤感。我早已厌倦了和周坤的剑拔弩张,厌倦了这没有温情的婚姻,也痛恨,周坤的心里爱着别的女人。

  是婚后不久,从周坤侄女那里听来了周坤的往事。之前他曾经爱过一个女孩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只是在婚检的时候查出了女孩先天不孕。因为这个原因,周坤的母亲竭力地反对着他们,甚至以死相逼。

  我不想去追问周坤的过去,哪个人心里没有一段伤心的往事,何况现在和他结婚的人是我,我只要想着以后的生活,就够了。

  但我没有想过,周坤还爱着那个女人。他的一个锦盒里,留着那个女人一小撮的头发,他常常对着它发呆,眼里流转出绝望的忧伤。而同样被绝望刺中的人,是我。明明我是他的妻子,可我却觉得,我是他们之间的第三者,因为我的出现,才让他们分离开来。

  原来,三角恋爱中不被爱的那个人才是第三者。

  所以,周坤对我理所当然的冷漠。他不和我一起上街,不和我一起看电视,甚至在亲热的时候,他也不顾我的感受直奔主题。

  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每到了初一、十五我就去庙里烧香,吃斋饭。我想,我这样虔诚,命运应该会待我好点了吧。

  嫉妒是条蛇,缠住了我

  我把周坤的所有东西都整理了出来,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。房间顿时清爽了不少,好象周坤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这个房间一样。安烁说,别闷在家里,多出去走走吧。

  那些日子,安烁和张落茵常来陪我,开导我,带我出去散心。他们是很好的邻居,真的。

  张落茵怀孕的消息,是安烁告诉我的。她要去为我倒水,安烁说,坐着,别动,我来。张落茵就笑了,她的脸上,开满了幸福。

  我透过她的眼睛,看见了自己的愁云和惨雾,心里就被什么撞了一下。

  张落茵请了假在家里安胎,非常谨慎和小心。安烁一点事也不让她做,每天都变着花样的做菜给她吃,有时候工作忙了,便打电话给我,让我过去看看张落茵。

  她的肚子一点一点地突兀了出来,安烁会当着我的面,把头轻轻地贴在她的肚子上,柔柔地说,宝宝,我是爸爸。

  我别过脸去,很悲伤。

  有天夜里,我的保险丝坏掉了。我在阳台上喊安烁过来帮我修一下。他过来的时候,我刚洗过澡,睡衣下什么都没有穿。我在黑暗里“跌”了一下,就跌到了安烁的怀里了,他推开我,可我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,他再推,再推,然后一把狠狠地搂住了我。

  他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,我的身体,就被一波一波的浪盖过了。我在黑暗里呻吟,纠缠着安烁浓重的呼吸,我想,原来所有美满的婚姻也不过如此,只是一个小小的诱惑,就摧毁了它。

  我是故意的,因为我的嫉妒像条蛇一样,缠住了我。

  我要阻挠她为他生孩子

  再看见安烁扶着张落茵出门散步的时候,我的心里就布满了冷笑。他们微笑着和我打招呼,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迅速地往安烁的手里塞过一张纸条。

  安烁一点也没有慌乱,我看着他从容地把纸条塞进荷包里,还转过身来冲我笑了笑。

  我又在阳台上种满了绿藤萝,枝繁叶茂的。

  我给它们浇水的时候,安烁在对面说,落茵今天有点不舒服,可我又要晚点才回来,能麻烦你过来照顾一下她吗?

  我说好。

  那天夜里,张落茵流了许多的血,她千辛万苦想要保住的孩子还是流掉了。她在病房里嘤嘤地哭泣,安烁来的时候,很怀疑地看着我。张落茵说,都是我不好,早上起来就觉得有点出血,但也没有在意,结果血越流越多,送到医院已经晚了。

  我的左手拼命地握着自己的右手,很疼,很疼。是的,是我动了手脚,我知道蓖麻油是打胎的,所以最近我在照顾张落茵的时候,总在她的菜里加蓖麻油。

  我要和安烁永远地在一起,所以我不能让张落茵生下他们的孩子。

  我爱安烁,在他们家里总是飘荡着音乐的时候,我就想,如果我是那家的女主人就好了。

  花架子藏着的秘密

  张落茵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。有天安烁来找我,他说他忘记带钥匙了,能不能从我这里过去一下。

  我诧异地说,怎么过去呀?

  他说,从你们家的阳台可以过去。我就看着安烁踩在阳台外的花架子,轻轻一跳,就跃到了对面阳台。

  周坤失足摔下阳台的时候,外面搭的花架子也掉了一角,后来我让人修好了。我一直以为周坤是想去整理他的绿藤萝而踩到了花架上,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  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来。有好几次我提前回家的时候,周坤并不在家,我去厨房做饭,周坤又突然出现在房间里,而我并没有听见大门有开启的声音,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?还有一次,周坤很晚还没有回家,我一生气,就把门反锁了,不想让他进门。可第二天起来,他却好好地睡在客房里,我吓了一跳,我说我反锁了房门,你是怎么进来的呀?他说,大约是门锁坏了。

  而安烁的这一跃,却让我有了惊心动魄的发现。

  原来,周坤搭建这个花架的原因是为了方便到对面邻居家。

  这个事实让我冷汗潺潺。即使我和周坤如何地吵,我也无法忍受他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。

  知道了那个阳台的秘密后,我并没有拆掉那个花架子,因为安烁需要。

  他也会乘张落茵不在家的时候,翻过阳台到我家来。我们缠绵,再缠绵,直到我怀孕。知道我有了身孕,安烁无比的兴奋和快乐。

  我想,我终于有了安烁的孩子了,他一定会光明正大地娶我了。

  真相和凶手

  可是,安烁却死了。同样是从那个花架上摔下去的,同样摔下去的,还有绿藤萝。那些枝桠覆盖在他的身体上,很无辜的样子。

  我摸着的自己肚子,茫然不知所措。我终于有了安烁的孩子,可是孩子却没有了爸爸。

  安烁死后,警察有来过。调查后的结果是,杀死安烁的凶手是张落茵。

  张落茵去自首之前,来找过我。

  她站在我家的阳台上,阳光如碎汞一样落下来,她仰起头的时候,眼泪滑了下来。

  然后我知道了一些真相。张落茵是为了替周坤报仇所以才杀了安烁,因为周坤是被安烁杀死的。张落茵便是周坤那个爱得很深的女友,因为她无法生育所以主动和周坤分手,匆匆地嫁给了安烁。周坤对她始终不忘情,和我结婚后为了常常能看见她就搬到了她家对面住。

  周坤搭建的那个花架子确实是为了去张落茵家,但他们在各自结婚后并没有私情。他只是想乘她不在的时候去看看她的生活,仅此而已。他们都在隐忍着自己的感情。

  后来,安烁发现了这个秘密,他认定了周坤和张落茵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。而此时,张落茵竟然怀孕了,这个被宣告了无法怀孕的女人却怀了身孕,命运原来会这样作弄人。张落茵决定忘记周坤,生下安烁的孩子,和安烁好好的生活。

  安烁却认为那个孩子是周坤的,他恨周坤,所以在花架上动了手脚。周坤摔死了。

  而安烁知道我对他有意后,并没有拒绝,因为他要报复周坤。他认为周坤睡了他的老婆,让他的老婆怀了孩子,他也要让我为他怀上孩子。

  张落茵知道是我害得她流产,但是她没有声张,她知道,是安烁唆使我这样做。只是安烁不知道,他杀害的会是自己的孩子。

  张落茵开始拿走安烁的钥匙,让他也不得不从阳台翻到他家去。再然后,她也在阳台的花架上动了手脚,安烁就摔下去了。

  她要用同样的方式来祭奠周坤。

  祈福

  几日后,我搬家了。房子很便宜地卖掉了,因为那里死过两个男人。

  人们谈起那个房子,那个阳台,都充满了鬼魅的语气。只有我知道,其实,不过是一些爱恨的纠葛罢了。

  我的肚子已经微微地有了隆起,我抚摩着它的时候,能感觉到生命的跳动。

  每逢初一、十五,我还是会去庙里烧香,吃素斋。我想我这样虔诚,命运一定会对我好点,让我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,这就是我现在仅有的愿望了。

  那些过往就随风而过吧,那些爱恨就就此了却吧。不管是周坤,还是安烁,我都希望他们得到安息,还有张落茵,她应该得到宽恕的,因为她只是爱,太爱,恨,太恨,罢了。

  我站在静谧的神像前,深深地磕下头去。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